苏卿辞

【请点开↙】
门牌号1747735569 欢迎扩列
日常沉迷游戏_(:з」∠)_

【萧琼x你】灵犀相依(下)

#目录请戳清辞的年糕团子

 #ooc预警
#私设较多
#小学生文笔  

(叁)

  后来,你的技艺比萧琼还要出色几分。

  其实一开始萧琼就看出来你的根骨清奇,收你做他的徒弟,也绝非“随意”。

  是早春的一天,不过树才萌芽,萧琼把你叫到他身边。

  “徒儿,你该出师了。”声音一如从前的温润,只是多了一点猜不透。

  当初你来葵水的时候,萧琼处理完一切事情之后,不再给你开玩笑了。

  不再当你回来为你擦拭污渍,不再和你嬉笑,就连出去拜访也鲜少带你了。

  起初你以为是自己的技艺不够好,于是奋发努力的去学习。待终于与他企及的时候,却发现并不是这件事情。

  而是,你和他早已疏离。

  你长大了,容貌也渐渐长开,江湖中人上门提亲的人数不胜数,可是萧琼却帮你推掉了一波又一波人,说你的心亦不在于此。

  的确不在于此,你要努力学习,想要站上和萧琼一样的高度。

  “出师?”你听罢这一席话,抬头看着他。

  暖阳沐浴在你的脸上,勾勒出脸部的弧度,好看的一时让萧琼移不开眼。

  萧琼侧着头转移视线,背着手在你身旁踱步:“这出师的最后一道难题,便是治疗好你兄长的病。”

  “我兄长?”你重复着几个字,思绪却在飘散。

  你本是富商之女,可父母被人无故陷害,双双身亡。你自幼便被兄长养大,就连这父母之事,都是他所告诉你的。只可惜兄长一直想把你养成大家闺秀,好为你挑选好人家嫁过去,好巩固自己在朝廷的地位。

  兄长是朝廷重臣,因为当初你莫名其妙的消失,为了找到你这“脚踏石”却杳无音信,染了疾病,后来愈发严重。

  兄长的作风虽说你很不喜,可毕竟血浓于水,你像小时候那样扯着萧琼的衣袖,央求着带你回去。

  大宅子依旧像你幼时那样,只可惜人去楼空,却是平添了几分寂寥凄凉的味道。

  萧琼带着你进入兄长的厢房,帷幕挂下,掀开,一张异常惨白的脸映入眼帘。

  明明在你记忆中兄长的年纪不算大,可是如今这张脸看起来却是布满沧桑。胡茬多的让你心疼,你扑过去忍不住流出眼泪。

  “哥哥···”你趴在床边,握住了那一只骨瘦如柴的手。

  兄长有些艰难的缓缓睁开双眼,看到是你,突然有些虚弱的笑了:“是我要死了么,妹妹。”手伸出想要抚摸你的脸颊,最终却是无力的垂下。

  你慌忙抓住那一只手,紧贴上面庞,感受着彻骨的寒冷。

  如此,不管是多久的恩怨,皆为烟消云散。血浓于水,这是你悟到的。你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来到他的身边。

  你趴在床边,细细的为兄长把脉。完毕过后,你却没有发现可以突破的口子。纵使读过许多医术,习过许多治疗,在这样的病情面前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。

  你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身侧的萧琼,谁知萧琼也是双手抱臂,无奈的摇摇头,眸中溢满悲伤。

  竟是连医圣也无法挽救的疾病。

  兄长抬头虚弱的看了你一眼,半晌才道:“你能来看我,就很知足了。”

  语毕,咳嗽不止。口中硬是喷出了几大口血。

  他勾唇看着你,就这样沉沉的合上眼睛。

  “哥哥!”自始至终,你都没有好好的唤过他一声,这最后,竟是在他死之时。

  你拿着手帕擦拭着嘴角的血迹,哭的像个泪人。

  你不是没有对兄长有感情,你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。也是元宵节的花灯,也是可口的糖葫芦。只是最后你得知他的目的,才会不顾一切的做萧琼的徒弟。

  你趴在兄长的尸首上哭了很久,萧琼看着也于心不忍,启唇:“徒儿,该回去了。”

  你擦了擦眼睛,答应。

  路上,萧琼和你说了很多:“你不必悲伤,身为我们这样的人,经历生离死别是正常不过的事情。暗影的人实质上到后来还要亲手谋杀至亲之人。”

  你抬眸看了他一眼:“那师傅的家人呢?”

  萧琼站在屋檐之上,背着手。此时月色清辉,照在他身上,更显的愈发的飘逸。

  “无父无母,无依无靠,无至亲之人。”他道。

  你从未想过萧琼会如此这般去说,甚至于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的眸中飘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。

  “抱歉师傅。”你垂着头,吸着鼻子说。

  “不过···”萧琼继而又说。

  “我不缺徒弟,缺一个夫人,意下如何?”

  “哎?”

  (肆)

  后来,你不再是萧琼的徒弟,成了他的夫人。

  这期间,萧琼收过很多徒弟。

  你最喜欢的便是一位名唤“明心”的清丽女子,只是作为萧琼徒弟这件事,就连她本人都不知道。

  最不喜的便是那“花道常”。虽说是不喜,你却很爱与她玩耍,时不时的用萧琼教你的法术幻化成一个又一个模样,从而去逛青楼。

  对此,萧琼便也是无奈的摇摇头。只要不做太出格的事情,他一般会选择纵容你。

  日复一日,该玩的地方都玩了个遍。你和萧琼在他的灵犀岛住下,开辟了些许地,真正的过起了田园生活。

  自给自足,丰衣足食。明明和萧琼做夫妻的时间不长,可是却早已感觉出了相濡以沫的感觉。

  只是,明明该唤他为“夫君”,可是迟迟唤不出口,时不时的还会冒出几个“师傅”。萧琼也不急,乐此不疲。

  新年到了,你在屋里贴上了福字,摘了几个挂在屋里的大葱,随意的炒了几个菜,权当是年夜饭。

  萧琼斟了几杯酒推到你面前,素日滴酒不沾的你竟是因为这气氛破天荒地的饮了几口酒。

  看着你微红的脸颊,萧琼索性托着腮,侧头看着。

  如此这般,也挺好。

  “袁笑之,我故事讲完了。”

  屋内,萧琼揉了揉你的发丝,轻笑出声。

  (終章)

  其实萧琼一直在骗你,让你心甘情愿的踏入他所布下的骗局。

  萧琼只手遮天,不可能连你兄长的病都治不好。

  自私如他,只想让你留在他身边,只想让你有他这一个亲人。

  萧琼看着身侧饮了一杯酒有些微醺的你,伸手将你搂至怀中。

  “就这么骗你一辈子,也挺好。”

  “你的病杀你的人,你无需知道。”

  “所有的一切,我来打理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