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卿辞

【请点开↙】
门牌号1747735569 欢迎扩列
日常沉迷游戏_(:з」∠)_

【萧琼x你】灵犀相依(上)

#目录请戳清辞的年糕团子

#OOC预警
#小学生文笔
#私设较多
#萧琼一出场就异常的喜欢了
  (序)
  灵犀岛是坐落于江湖的一座岛屿,世人皆知。江湖中人更是爱登门拜访。这里的岛主萧琼,有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好医术。

  “我说笑之,你是不是该考虑续弦了。”干净整洁的小屋内,白发黑眸的男人,头微抬,唇抿着,发间别着的金色叶子在阳光照耀下,有一刹那的晃眼。语气自是带着三分娇四分媚,偏偏却是手随意的撑在桌沿。

  他,便是灵犀岛岛主萧琼,而此时,站在他面前的是冷面金刀佛袁笑之。

  袁笑之垂着头,不语。过了许久才问:“您莫不是有了夫人?”

  “可不是。”提及你,萧琼眉眼便是溢满柔和:“有了很长时候了。”

  “明心的确是我最好的徒弟,可我夫人的技术胜于她,只可惜在江湖止步,隐退。”

  萧琼本还想再说什么,小木屋的门便被撞开。

  你环抱着篮子,撞开门的瞬间有些许的站不稳。抬头却是傻乎乎的笑出来。眸子清澈,一如被保护的极好的模样。眼中的干净纯洁没有一丝杂质。你的脸上因为刚刚的工作而沾染上些许的泥巴。可是你还是抱着篮子,有些步伐颤颤巍巍的挪到萧琼身边。

  萧琼看到你的动作,伸手接过篮子。看着篮中的草药,轻轻伸手揉了揉你的头,拿出手帕擦拭了一下你脸上的污垢。

  “怎么弄得这般乱?”看似是一样的语气,可是袁笑之能够感觉出萧琼对于自己的疏离以及眼前女孩的宠溺。

  说是女孩,你的外貌的确停留在二八年华。

  微雨燕双飞,卿本佳人,温婉清丽。说的便是你。

  你长得秀丽可不失女子的天真可爱,鬓角别着一朵花。身上的衣服虽是朴素的,却因为你的身材和身高,多出了几分小孩子的味道。

  你笑着扯了扯萧琼的衣袖,揉了揉眼睛:“这些是我从地里拔来的草药。唔,不过有些根被我拔断了。”

  袁笑之侧过头去看,发现篮里的草药皆为名贵品种,如此这般“连根拔起”,倒是不乏为一种浪费。

  萧琼随意的看了看草药,侧头看着你:“没有受伤吧。”

  “没有。”你点了点头。

  萧琼这才放心下来,呼出一口气,看着袁笑之,伸手将你搂至怀中:“我说你要不要听听我们的故事?我可是过时不候啊。”

  “乐意之至。”

  (壹)

  灵犀岛岛主萧琼是个自由散漫的人,拥有绝顶的医术,却偏偏喜四处游历。

  此时恰逢元宵节。晚上的街道很是喜庆。

  路两旁点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,精致而又唯美的照亮了街道。悬于花灯之上的纸谜更是吸引了无数人为之驻足。

  你悄悄的从家里偷跑出来,拿着一串从小摊上买的糖葫芦,时不时的看着周围的景色。

  家族自小就想把你打造成知书达理的女孩,只可惜活泼的天性你并不能压制住,更多的时候你喜欢偷偷的跑出家门去看外面的世界。

  更何况,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元宵节。绚丽的孔明灯绽放在天空,让你一时有些移不开眼。

  你拿着糖葫芦,看着花灯入了迷。

  而此时,人潮涌动。拥挤的人潮夹杂着你娇小的身躯,你竟是跟着人潮走了。偏偏人潮分为两拨对峙着,你被夹在人流中。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  你有些不知所措。拥挤的人潮早就把你手中拽着的糖葫芦所挤掉。已经不知碎成渣渣在何处。

  你感到了有些许害怕,慌乱之中,下意识的随手一抓,不知道抓住了何人的衣角。

  萧琼当时看着这拥挤的人潮,满脸无所谓,甚至有些自得其乐。暗自推断的人流量到底到多少的时候,他能够动用轻功飞上屋檐,躲避着人潮。可偏偏衣角却被一股子小小的劲给攥住了。

  萧琼呆愣片刻,低下头去看。结果就看到个子小小的姑娘闭着双眼,头上松松垮垮的绾着两个发髻,别在发间的簪子早已被人流挤掉一个。抓着自己的衣服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死死的揪着,身子也不由自主的靠过来。

  你察觉到了萧琼的目光,抬头讨好似的笑了一下:“帮帮忙好不好,人有点多。”直觉告诉你,眼前的男子并非什么邪恶之人。

  萧琼看着你的笑容带着些娇憨还透着点傻气,轻叹口气,有些从善如流的把你抱起。看着你衣服上糖葫芦的残渣,有些无所谓的问:“小姑娘,我是个坏人,你不怕?”

  你摇了摇头,本来想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知道这样不好,顺势揪住了他的衣领:“我觉得大哥哥是个好人啊。”

  大哥哥?好人?萧琼唇齿间默默呢喃了两遍这个词,有些嘲笑的勾了勾唇角。

  不过是被自己的外表迷惑的无知小孩罢了。

  “大哥哥,我想看花灯。”你拉扯着萧琼的衣领,央求道。

  萧琼环顾四周,见人流渐渐松动,便把你放下来:“抓着我衣袖就可以了。”

  就这样,你和萧琼一前一后的逛着花灯会。看着好吃的糖葫芦,你有些垂涎欲滴。萧琼随意的瞥了一眼,掏出铜钱买了一串递给你。

  你手执糖葫芦,屁颠屁颠的跟在萧琼身后。倒不是他的步伐缓慢,而是那一袭绿衣在茫茫人群中着实有点显眼。你咬了一口糖葫芦,嘴边围着一圈糖渍,亮晶晶的。

  挂满花灯的这条街道走到了头,萧琼转过身,笑眯眯的问你:“小妹妹,灯会逛完了,你该回去了。”

  你摇了摇头,将最后的糖葫芦吞吃入肚,有些傻乎乎的说:“我不要回去。”

  萧琼笑得更加优雅,继续“循循善诱”道:“不早了,你该回去了。”

  “我不!”你有些坚定的回答。

  萧琼伸手掏出手帕,俯下身子一点一点擦拭着你嘴角的糖渍。末了,他说:“要不这样吧,我刚好缺一个徒弟,有没有兴趣来。”

  “有!”

  (贰)

  后来,你就成了萧琼的徒弟。每天跟着他采药,跟着他四处旅行。结识萧琼的不少人,都爱唤你为他的“小尾巴”。

  只是,在传承萧琼衣钵的问题上,你似乎并不太感兴趣。常常是将他整理好的药草弄得是一塌糊涂,只是萧琼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,甚至有些许感到满足。

  毕竟,每天有一个吵闹不停的家伙在周围转悠,偶尔还趴在身边,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习字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萧琼知道你的能力,所以当初才会试探着问你做不做徒弟。

  “师父父,我回来了。”你抱着筐子,踢开了木门。

  萧琼连忙走到身边,看着你脏兮兮的脸庞,有些哭笑不得:“怎么弄得这般脏?”末了,倒是掏出手帕擦拭着你的脸颊。

  “嘿嘿。”你仰头看着他,傻乎乎的笑起来,却是低头将污渍蹭到了他的衣袖上。

  萧琼伸手刮了一下你的鼻子:“徒儿又调皮了,快吃饭吧。”

  今天的饭菜照常有一杯清酒。

  萧琼酿酒的技术很好。春日桃花秋分桂香,他都能够酿造上好的酒。清酒是他最拿手的,只可惜萧琼并不让你沾这酒,你也不喜欢喝酒。

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,萧琼带着你拜访过许多人。他这人表面上看似随和,实际内在却是黑,出其不意反杀过很多人。

  事情的发生有些让你始料未及。

  清晨,你掀开被子,小腹却是隐隐作痛。看到的却是一滩血迹,你吓到大叫出声。

  萧琼闻声赶来,看着你裹着被子缩成一团的模样,走近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师父父,我流血了,肚子还痛。”你躲进被子里,露出一双眼睛,怯生生的看着他。

  萧琼看了看你,在看着隐隐渗出的血迹,心中明了几分,无所谓的笑道:“你来葵水了。”

  “葵水是什么?”你躲在被子里,闷闷的说道。

  萧琼无奈道:“葵水就说明你从女孩变成女人了,今天就不要随我出去采药了吧。”

  你捂着隐隐作痛的小腹,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肚子痛,师傅。”你盯着他看,怯生生的说。

  萧琼别过身去耳根有些发红。

  这些年来,萧琼身边不乏有前仆后继的女人。各式各样各种姿色的都有,可是他却是看都不看。明明那些女人妩媚无比,勾搭的手段也是无比的厉害,只可惜,萧琼提不起任何兴趣。

  提至此,萧琼忽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  他照顾你是绰绰有余,可是随着你年龄的日益增长,萧琼发现你愈来愈喜欢与那些江湖女侠们玩。

  于是某一天晚上,饮了些清酒,萧琼随意的问你:“徒儿,要不要为师找一个师娘?”

  而那时你却是抱着萧琼的手臂,慌忙摇头:“不要不要,师傅是徒儿的!”

  “好好好。”萧琼满口答应下,从此便是不再提这一个话题。哪怕你在他面前提及“哪家姑娘好”“那位女侠如何仗义”,萧琼也只是淡淡的一瞥,转移话题。

  “师父父。”你缩在被子里,继续可怜巴巴的说。

  思绪被拉回,萧琼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脑袋:“肚子痛?为师给你揉揉。”说罢,他侧身坐过来,作势要掀开你的被子。

  你却是一下子扑过去,制止住他的手,羞得满脸通红:“师父父,被子被我弄脏了。”说到后来,声音愈来愈小。

  萧琼理解的点点头:“没事的。”

  被子被掀开,看着上面的大滩血迹,你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头。萧琼却是毫不在意的伸手按在你小腹上,搓揉着。

  萧琼贵为医圣,了解关于“葵水”很多方面,三下两下点了几个穴位便是让你缓解了痛楚。

  他揉了揉你的头,轻声道:“你快睡吧。”

  沉沉睡去之后,醒来,却是发现在萧琼的床上。

  来到门外,看见萧琼在对着田地饮酒,不远处的杆子上,却是突兀的挂着你被“葵水”弄脏的被单。

  你的脸“腾——”的一下涨红了,快步逃回厢房。

  萧琼早就察觉到了你的动作,只是兀自饮了一杯清酒,轻笑片刻。

评论(8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