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卿辞

【请点开↙】
门牌号1747735569 欢迎扩列
日常沉迷游戏_(:з」∠)_

【许墨x女主】樱落无声(终章)

#目录请戳清辞的年糕团子

#ooc预警
#原创女主,名字叫白哲
#小学生文笔
#私设较多
#送给小可爱的文章,还望不要嫌弃√

  (四)
  一个学期很快就过去了,白哲依然在许墨的课堂上,“霸占”着那个位置,只可惜就算是她开小差,许墨也未曾叫她再次回答问题。

  收拾行李,启程回家。家长们都开车来接自己的孩子,白哲一人在拥挤的潮流中格格不入。

  火车行驶,掠过窗边的风景快速的让人一时看不太真切,白哲将手放在玻璃窗上,低下了头。

  推开家门,开口的“爸,妈”被一只拖鞋所打断。

  白哲捡起掉在地上的拖鞋,有些麻木的看着父母日复一日的争吵。

  这样的吵架,白哲从小经历到大。她也从未去钦佩过自己的父亲。

  父亲嗜赌,而且有很深的重男轻女情节。当初因为母亲生下自己,发现是个女孩,家里人的打压之下才尚未离婚。因而,白哲的名字才会那样的男性化。

  从小就被当成男生养的白哲,却是有一位温婉的母亲。母亲是极怕父亲的,可她骨子里生来倔强。白哲的性格外貌都随了母亲。本该就那样像野草般肆意生长下去,可是白哲遇到了许墨,唯一一个让她落泪的男人。

  白哲有些漠然的看着父亲最后抢过钱财摔门而出,然后将无力跪在地上的母亲搀扶到沙发上。走到厨房为她煮起了一碗糖水。

  白哲曾不止一次的问母亲为何还不离婚,母亲只是叹口气空洞的看着她,说来说去无非也是父亲纠缠。

  将母亲照顾周全,白哲才回到自己的房间,收拾起行李。打开书包,笔记本弹出。她翻了翻,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许墨的名字。白哲怔怔的看了很久,才微叹口气将笔记本放在一边。

  自己终究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白哲很清楚。

  晚上,父亲醉了酒回家又来大闹。

  打砸了家里的器具,也打砸了白哲本来就残破不堪的心。

  父亲手拿酒瓶,双眼通红的指着白哲,开口便是那句“败家子。”随手打翻的花瓶碎片,白哲的额头沁出了血珠。

  可是父亲不依不挠,抡起拳头便是砸向了母亲。白哲忍不住了,一把将母亲拽在身后,和他瞪着对峙起来。

  父亲从未见过这样的她,即使是在醉酒情况下还是惧怕了三分,骂骂咧咧的拿着酒瓶离开了。

  摔门而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白哲转身就是奔回房间。锁上门,扑到床上大哭一场。

  双手攥紧了被子,似是要扯烂。白哲咬紧牙关,硬是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哭声,惹得母亲担心。

  她抱着笔记本,心里却在想着许墨在干些什么。

  许墨那样温柔,是不是已经结婚了,是不是此时此刻在家陪着妻儿。

  “你是个很好的女孩,不要辜负了自己。”他的话,至今还回荡在耳畔。

  自己哪有这么好。白哲抱紧笔记本,忍不住哽咽出声。

  她自幼就受够了争吵,三岁之前一直被当男孩养,后来还是母亲疼自己,偷偷教着穿上漂亮的衣服,做一个合格的女孩。

  白哲有些颓废的将泪水擦干,徒劳的躺在床上。

  (五)
  假期是在日复一日的争吵中度过的,每一天都度日如年,终于熬到了开学,白哲收拾行李上路。

  然而这学期,还没有上完一个星期,白哲便在学校待不下去了。

  父亲赌博欠债,和母亲索要钱财不成,竟直接去学校找白哲要钱。

  硕大的空地,白哲几乎已经是麻木的看着父亲发丝凌乱、满眼通红的像周围的人控诉自己那所谓的“罪行”。然而,平日里相识的好友们竟是选择相信父亲的胡言乱语。

  父亲大闹过校园的第二天,白哲依旧照常在学校学习,可是打开手机一看:学校的贴吧微博乃至是论坛铺天盖地全都是她昨天的“罪行”。

  白哲看着手机中满满的负面新闻,脑海中的第一件事竟是希望不要让许墨看见。

  白哲退学了,离开了恋语大学。不单单是顶着巨大的社会压力,而是父母打了多年的官司终于有了胜算,法院将她判给了母亲。

  这个温婉的江南女子,得知离婚成功的消息,头也不回的离开家来到恋语大学,寻到白哲,准备让她回到B市。

  B市是母亲的故乡,白哲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母亲的良苦用心。

  母亲学得一手制作旗袍的好手艺,这些年来,用着这门手艺,偷偷攒下不少积蓄,也是在那时,母亲向白哲诉说了自己的苦衷。

  “孩子,妈也想离婚,可是妈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。”

  完整的家么?她看着眼前依旧容貌艳丽的母亲,觉得如此挺好。

  父亲的闹事很突然,然而离婚成功正中了白哲的下怀。

  随母亲匆匆办理了退学手续,白哲和母亲连夜收拾东西来到了B市。

  母亲的友人当年还留下一家店交给母亲,白哲和母亲索性就在这里住下。

  安顿好一切,白哲才想起她还忘了和许墨告别。忙忙碌碌之中,竟忘了那个最该牵挂的人。

  希望许墨不要听信那些胡言乱语吧。白哲心想。

  (终章)
  对于白哲来说,B市的一切都很新鲜。在B市站住脚跟后,母亲利用积蓄开了一家旗袍店,生意红火。

  只是,纵然有许多前所未有的东西,可是大学的讲师里再没有一个名叫许墨的。

  后来白哲毕业了,母亲让白哲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  想要的生活么?白哲抬头望了望天空。这些年来,随性散漫的她,一下子选择了旅者。

  拿着相机,带着墨镜,一介俗人,踏上了旅途。白哲踏遍许多地方,拍摄了数不清的照片。

  她的照片看似很美好,实则看透彻了总会让人有那么一点忧伤的感觉。凭借这些照片,白哲在摄影圈内名声大噪。而她本人,却依旧安安稳稳,漂泊不定。

  其实白哲最遗憾的事情便是没有在当年,用相机拍摄下暖阳沐浴,自己所爱之人为她讲解题目的情景。

  后来,白哲摄影的最后一站是恋语大学。

  大学的容貌依旧没变,只是同学焕然一新。

  白哲深吸一口气,悄悄来到当年许墨的教室,台上的讲师并非许墨,看着新生们入迷的样子,她轻笑出声。

  来到当年的樱花树下,却发现许墨早已站在那里。

  他穿着米色的风衣,内搭一件黑色高领针织毛衣,双手插在兜里。微风拂过,吹散了樱花,带来了隐隐清香,他似乎自成一派风景。

  许墨伸手接住花瓣,蓦地侧头看着白哲:“都来了,不说话么?”

  白哲却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泪水,一下子扑过去搂住许墨的脖子,在他怀里哭起来。

  许墨揉了揉她的头,轻拍着背:

  “我一直在原地,那里都不去。”

  后来婚后,白哲问过当年关于座位的事情。

  许墨轻笑出声:“我和每一位学生说过,那是我家属的位置。”

  纵使我满身伤痕,也要去企及光明的你。
  

评论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