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卿辞

【请点开↙】
门牌号1747735569 欢迎扩列
日常沉迷游戏_(:з」∠)_

【许墨x女主】樱落无声(上)

#目录请戳清辞的年糕团子

#ooc预警
#原创女主,名字叫白哲
#私设较多
#送给小可爱的文章,还望不要嫌弃√
  (一)

  恋语大学有一处很美丽的樱花林,白哲是最喜欢到那里去玩的。每次在树下抚摸着树皮,享受着风吹散花瓣带来的感觉。

  白哲最喜欢的课是许教授的课。这个讲师年纪轻轻,却早已拿下了不少国际奖项,许教授的研究生比自己年纪大。而且长得也很是英俊,让不少女学生们所痴迷。

  许教授的课生动有趣,每次白哲都听得津津有味,每当听他的课,都可以暂时忘记家庭里的琐碎小事带给自己的痛苦。

  白哲也很喜欢在午后的暖阳,就那样默默注视着许墨。

  就如同现在,她用手撑着头,微微偏着角度,侧着头看讲台上的许墨。此时阳光正好,几缕阳光恰恰从窗户中倾泻而下,洒在了许墨的脸颊上,一时,让他的眼镜有些反光,让人琢磨不透神色。他右手捧着书,左手食指和中指微微上扬,悄悄推了一下眼镜。抬头,却是一刹那的温柔。阳光柔和,在他的周身仿若镀上了一层暖色。

  白哲有些发呆,清醒下来才发现自己的草稿纸上,早就不知不觉的写下了“许墨”二字,她慌乱的用手遮住,环顾四周,生怕被人看见。

  好在大家都在认真听着许墨的课,偶有几个开小差的,也只是在底下拿出手机,悄悄的拍几张模糊的许墨照片。

  说来也怪,白哲发现许墨的课每次都是人数爆满,兴许是他本来的魅力,那些没有选他课的女生,很喜欢趴在窗外悄悄的看着许墨,也有好多女生为了找一个完美的角度看许墨,而常常抢座位,闹得是不可开交。

  可是…白哲下意识的伸手摩挲着“许墨”二字,再一次抬头看着讲台上的他。阳光不燥,很美好的一幕。就连许墨转身板书的侧脸,精致的五官,白哲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自己的座位无论从板书的角度还是欣赏许墨来说,都是最佳观测点,可是白哲的座位从来没有人来抢,就好像这个座位本来就是自己的。

  然而事实上,大课教室座位少人却多,更何况选修许墨这门课的人更是爆满,常常是“僧多粥少”,别说是座位了,门外都常常有趴着看的。

  白哲用橡皮擦擦拭掉了“许墨”二字,整理了一下笔记,重新认真的听起许墨的课。

  (二)

  许墨的课程是白哲唯一一门不会开小差的选修课,可是今天,她破天荒地“神游”了一次。

  许墨今天难得把白大褂拿出来穿。

  灰色的衬衫搭配着黑色的领带,外搭一件干净的白大褂,白大褂右口袋里还别着一支派克笔。看起来严谨的服饰,却莫名多了几分禁欲的味道。

  “下面我们来看看这道题。”他的声音,也很契合他的名字,“墨”如墨一般的醇厚,微微低沉的声音却是不经意间撩动心弦。

  白哲有些看入迷了,女生们私下流传着“想要扑倒许教授”的话题,本来这些八卦之事白哲毫不在意,可是今天她却想入非非。

  如果…白哲托着腮,有些迷茫的看着手中的圆珠笔。

  如果…有人能够嫁给许老师,那一定会非常幸福的吧。这样想着,白哲看着许墨转身板书的背影,轻笑出声。

  “白哲同学?”板书完,许墨回头道。

  可是白哲丝毫没有听见。

  许墨微微提高了音调:“白哲同学?”

  白哲猛然惊醒:“到!老师什么事情?”

  许墨好看的眉微微蹙起,推了一下眼镜,指着黑板上的字:“麻烦请回答一下这个问题?”

  白哲这下是完全清醒了,看着黑板上好看的板书,一时大脑有些空白。

  开口,却是结结巴巴:“老师…我”

  还未回答上来,周围的学生却早已是按捺不住,嘈杂起来。许墨是学校特聘的,每堂课每一分钟都无比珍贵。素日里那些回答不上来的同学也不会拖沓,一声“不会”许墨便会让他们坐下,然后课后给他们讲解题目。

  可是白哲已经在这里干站了很久,却一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。

  许墨却是微眯起眸子,颇有耐心的问:“白哲同学,这道题你会吗?”

  白哲连忙摇摇头。

  许墨收回指着题目的手,说道:“下课留一下。先坐下吧。”

  白哲有些浑浑噩噩的坐下,尚且处在云里雾里之中,后半堂课权当作废,她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。

  下课了,许墨放掉学生,整理着教案,怕白哲偷偷溜掉,还特意提醒一句:“白哲同学留下。”

  得。白哲有些懊恼的扶额,整理完东西,任命的走到讲台。

  许墨拉开旁边的板凳,示意白哲坐下。随后拿出右边口袋上的派克笔指着教案上刚刚的题目,耐心的讲解起来。

  白哲是没在听的,纵然是看过无数次许墨的侧脸,可每一次白哲都仿佛从未看透。许墨的睫毛长而微卷,透落在眼睑上一片阴影,鼻梁挺直,唇瓣随着讲解题目时的一张一合,嘴角却是微微上扬。

  许墨侧头看了一眼白哲,几不可闻的摇了摇头,伸出手来轻叩一下讲台。

  白哲恍然惊醒,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  “白哲同学,最近你上课老是心不在焉。”许墨放下派克笔,道起了家常。

  “即使是上到大学,你也不能够开小差。”

  “老师,我知道了。”被许墨说的羞红了脸,白哲索性低下头。

  突然想到了座位的问题,白哲猛然抬头问许墨:“老师,为什么教室里的座位都是随便坐的,而我的位置总是固定的,而且···”她顿了顿继续说:“而且有很多人想坐这个位置。”

  许墨认真的听完,侧着身子回答她:“保密。”极短的两个字,轻而没有力量,像蒲公英般飘散。

  末了,许墨又说: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可以回去了。”

  “好的,老师。”

  (三)

  秘密?唇齿间无意识的呢喃出二字,想到许墨的脸,许墨的声音,许墨的唇···白哲捂住自己发烫的脸。

  到底是什么呢?她的位置真的是一个极佳的位置,大学里女生中有很多不是省油的灯,甚至有在情人节为许墨大肆表白的。理应来说,她们肯定比自己抢先占到这个位置。可是,白哲坐这个位置,从来没有任何麻烦。

  许墨,许墨,用黑笔一笔一划的写下他的名字。整张纸,密密麻麻全是他。穿透纸张的力道,溢满了爱恋。白哲愈发觉得自己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,第一次品尝到暗恋的滋味。

  可是…许老师那样完美的人,遥不可及吧…

  他会有一场属于自己的完美爱恋,而是不可能爱上自己连家庭都残破不堪的女孩吧。

  一下课,白哲就抱着自己的笔记本来到樱花树下。

  恋语大学的樱花林很出名,幸而刚下课人很少。白哲还未走到樱花树面前,却发现本来自己常常坐的位置早已有了人。

  衣袂翩飞,白哲仔细一看,却是许墨。不由自主的向前,发现许墨在认认真真的在写着什么。

  男人眉眼如画,神情偏偏有些落寂,手执笔,低垂下眼的样子,却是无比认真。微风拂过,飘散了一地的花瓣。许墨和樱花,就好像是一幅画。有几片落到本子上,白哲这才敢开口。

  “许老师?”

  许墨的手顿了片刻,放下笔,抬头,却是无比认真保持刻意疏离的微笑。待看清是白哲后,白哲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看走了眼,那微笑分明透出了不一样的味道。

  “白哲你也常来这里?”许墨放下本子,轻笑道。

  这次不再是客套的“同学”,他直唤起白哲的名字。

  “是啊。”白哲在离许墨不远处坐下,抱着双膝回答。

  “这里很美。”她说。美到能够忘却家里嘈杂的一切,美到能够让自己远离尘世的喧嚣。

  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许墨答道,有些倦了的抬起头,看着樱花树。

  “那老师…座位的问题?”白哲再次问起来。

  “以后叫我名字就好。”末了,却是像上次那样回答:“保密。”

  白哲有些无奈的低下头。

  许墨看了看手腕上精致的腕表,起身,却是带落了点点花瓣。白哲惊讶于他居然待了这么久,随后许墨说:“我下午还有一节课,就先走了。”

  他转身,无比认真的看了一眼白哲,启唇:“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,不要辜负了自己。”

  白哲看着他的背影,将写满名字的笔记本紧紧抱在怀里,咬紧下唇,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  哪怕仅仅是师长对学生的关心,白哲也是无比感激了。

  

评论(4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