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卿辞

【请点开↙】
门牌号1747735569 欢迎扩列
日常沉迷游戏_(:з」∠)_

【许墨×你】笼中蝶

#目录请戳清辞的年糕团子

#ooc预警

#黑化微重口慎入
#私设较多

“你是我眼中独一无二的风景。”


  (一)
  黑暗,无边无际的黑暗,蒙住了双眼,挣扎中,能依稀听见锁链金属质地发出的声音。


  男人的脚步声愈来愈近,你挣扎着想起身,却被镣铐勒的生疼。


  “你又不乖了。”男人似乎是在你的跟前俯下身子,戴着手套的手生生的扣住了你的下巴。


  能够感受到手套丝滑的触感,能够感受到男人身上隐隐的消毒水的气息。


  这些日子以来,你每天都能够闻到这种味道,甚至于…产生了一种恐惧。


  你不由自主的往后退,铁链摩擦在地上发出的刺耳声响,让男人微微蹙眉。


  他愈发加大了扣紧你下巴的力度,然后伸手端过了一旁的茶杯。


  丝毫不带怜惜之情,将水灌入喉中。


  许久未尝到水源的你,即使是在如此大的力度之下,还是拼命拽住男人的衣袖,渴望获得更多的水源。


  男人看着你迫于急切的喝水,突然凑近吻了上去。


  很是霸道的吻,带着些不留余地。唇齿交融间,男人咬破了你的唇瓣,带有血腥味道的吻就这样弥漫开来。水顺着嘴角留下,甚至沾上男人的衣袖。


  男人爱怜的抚了抚你的头发,突然放下,起身。


  带有嫌弃的擦了擦唇瓣,声音清润悦耳:“说不定这张嘴早就被他吻了很多次。”


  “真是恶心啊。”


  “可是你是我的蝴蝶啊。”


  “我要让你记住,我是许墨。”


  男人自嘲似的捂住眼睛,出去了。


  唯有留下你,还蒙着黑布,受尽着日复一日的折磨。


  (二)
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
  蒙着黑布的眼睛看不见一切东西,只能徒劳的抬头,而这抬头也愈发的困难。镣铐将脖子勒的生疼,似乎是陷入了肌肤中。


  很久之前,你和许墨的关系并不是这样。


  你是他身边的小助理,协助他完成过很多实验。


  那时的他对你,大概是有些许“撩人”的吧。


  会在例假的时候给你放假,脱下自己的白大褂披在身上;会在你累时让你适当的休息;会在饿时适时的递过去一卷饼干。是个十足体贴的男人啊。


  究竟是什么时候被他盯上的呢…


  思绪在不断蔓延…


  你有一个很疼你的男友,即使知道他是华锐集团的总裁,有时候忙的不可开交,但是你毫不在意。


  李泽言有时候虽很是毒舌,但是处处关心着你。


  他也不是很会避嫌,空闲时候就会来研究所看看你,和许墨聊聊天。


  察觉出不对劲,是来源于你的手机。李泽言所发出的消息不止一次的莫名其妙就被删除。


  后来,圣诞节那天,李泽言送了你一大束玫瑰,你们在研究所的角落拥吻。


  能够察觉到暗处许墨投来的目光,可是那又算作什么?


  眼前拥抱着你的男人是心上人。


  待李泽言走后,许墨问你:“刚刚那个,是李泽言吧?”


  “是的。”你点头,弯眉笑,唇瓣还依稀透着被亲的色泽,笑容溢满了幸福,说的却是那句不知道说过几遍的话:“他是我男朋友。”


  语毕,你就蹦蹦跳跳的走了,忽略了身后许墨的目光。


  (三)
  后来,你就被许墨囚禁到了这里。


  还能记住当时他说的话。


  “果然是迟钝。”


  “被删除消息那么明显的事情,你就是不知道么。”


  “明明你是我眼中唯一的色彩了,却还是想要逃脱。”


  “不能让你再次逃跑了,是时候该给你接受惩罚了。”


  镣铐与枷锁一点一点的缠绕住你的心,夹杂着消毒水气息的吻会咬破你的唇,时不时的喂食必需品之外。许墨会露出偶尔的温柔。


  他会让你靠在她的腿上,一遍又一遍的描绘你的轮廓,一遍又一遍的轻轻低喃:“我的蝴蝶。”


  伊始,你还可笑的觉得李泽言会派人来救你,会觉得朋友发现你失踪会去报警。


  到头来期待的越大,失望的越大。


  落空,沉沦,你竟能渐渐堕落于许墨所编织的丝丝圈套中。


  (四)
  男人的脚步声愈来愈近,依旧是熟悉的消毒水的气息。


  “我的蝴蝶,你在怕我?”许墨看着你发抖的样子,突然意味不明的笑出声来。


  他撕碎了你的衣服,却在你的肩头披上了一件白大褂,为你保留最后的尊严。


  被蒙住的双眼,无法抑制的喘息,明明是很勾人的场景。


  你几乎是匍匐着来到他的跟前,颤颤抖抖的说:


  “许墨,我喜欢你。”


  他身形一顿,突然就颓废的跪在你的面前,抱住你。


  想将你揉进身体的力度,许墨在你耳边喃喃:


  “你总会…让我做出错误的判断。”


  “我不会再让你逃跑了,我的…”


  “蝴蝶。”
  

评论(5)

热度(123)